数字化转型

 解决方案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7-12 15:46
直面数字化转型,笑傲 APM 市场
不久前的感恩节期间,因为排班系统的失误,美国一家航空公司有上千架飞机无法正常起飞,原因是系统安排飞行员正常休假。这起由应用运维导致的典型事故,作为业务逻辑是无法预先发现、更难以预防。
Dynatrace 大中华区总经理琚伟由此认为,业务已经复杂到无法人工胜任。

Dynatrace 大中华区总经理琚伟
实际上,各行各业都正在经历数字化转型期,整个 IT 架构已经到了临界点。这逼迫企业打通组织之间的构架,通过监测和诊断复杂应用程序的性能问题,确保软件应用程序的良好运行,最终实现可管控的运维。

这无疑也成为驱动运维业务发展的要素之一。
 
作为应用性能管理(APM)市场的领头羊,Dynatrace 市场份额接近 20%, 已连续 7 年被 Gartner 魔力象限评选为该市场领导者。

告别传统运维方式

 
有统计结果显示,平均每个单一交易可能使用到的技术为 82 种,而这些技术的排列和组合,将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。

代码的复杂性、环境的复杂性使得人们疲于应对,除了系统监控和网络监控, 企业不得不投资开发更多的应用监控。国内规模较大的企业,其核心应用更是数百上千。

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,琚伟表示,“从产品到设计,传统的运维方式已死,原因是绝大多数交付方式都是通过 APP 来实现,而后台由应用来支撑,这些应用决定了企业数字化经济的好坏。
对策是什么?
 
琚伟认为,必须把 AI 技术真正植入到运维中,用机器学习的方式去打通、去理解业务逻辑,打通交易链路,提前发现各种问题。
AI 是最理想的方法。”琚伟表示,像上述排班的失误,AI 就能自动规避。更重要的是,这种自动监控让 IT 管理人员可以从业务运维的细节中抽身出来,重新评估现在的经济、环境,用更多的时间去研究自己的业务和创新,让每一个用户、每一个应用、每一个地点,人工智能全栈式、全自动化地运维方式和开发。

以往运维和开发是两个独立的团队,如今正逐渐融合,成为一个万亿规模的市场;运维也逐渐转向人工智能的运维(AI ops)和无人值守的 operation
(NoOps,而非没有人的 operation),实现系统自愈。这种自愈系统将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会伴随着企业业务的发展。

将运维与 AI 相结合

 
AI 的价值已经崭露,但业务运维如何去应用和实现?

四年前,Dynatrace 就开始了布局——在奥地利设有实验室,开展 AI 相关方面的研究和搜集;在语音和车联网行业,Dynatrace 在汽车之城底特律开展相关的合作。仅仅两年的时间,Dynatrace 的解决方案从 Pure Path 这个单线跟踪技术发展到 Smart Scope 技术,再到拥有 AI 能力,并投入到实用过程中。

例如,将 Dynatrace 的 OneAgent 专利技术植入到数字经济环境中后,能自动采集所有相关信息,对信息相互之间的关系自动建模、借助大数据手段分析因果关系,最后将结果清晰地呈现给客户。
OneAgent 技术的能力非常适合当今云的环境和数据中心。即使超过 80 种复杂技术也轻松应对。
人机对话方式是 Dynatrace 的解决方案的一大特色。如果显示异常情况,可以通过人机交互方式按重要性逐一了解到原因所在、影响到了哪些客户。

在上述航空公司,程序之间的关系多达 840 亿个,原有运维团队 70 人,采取
8 小时轮班制,借助 30 多种不同的工具,其 MTTI(Mean Time To Identify),即从发现问题到确定原因的平均耗时,是 55 分钟。Dynatrace 的
AI 解决方案每秒钟 1000 万次的处理能力,迅速找到并回溯到问题的根源,还提供了最优对策,实现了零告警。不仅如此,团队减少为 7 个人,MTTI 仅为 5 分钟,所产生的效益无法估量。
除了上述案例,Dynatrace 正在中国联通协助 50 多家全国汽车销售公司运维服务以以采集用户使用行为、优化用户体验方面,提供了一个全栈式 IoT 的解决方案;帮助星巴克将所有门店统一收回授权的过程中,将其后台各种系统, 和星巴克自有系统实时整合在一起,实现了所有门店的单一应用、单一品牌与相同的客户体验。

与此同时,Dynatrace 还不断加深与业界的合作。以公有云市场为例,
Dynatrace 的合作伙伴已经从 Red Hat、AWS、Azure 扩展到了华为、阿里以及 ServiceNow 等,这些公有云厂商既作为 Dynatrace 的用户,也借助云市场合作模式、借助用户的云应用拓展更大的空间。

运维界,AI 的春天已来

 
虽然 APM 市场尚属于培育客户、挖掘需求的阶段,市场相对分散,展望未
来,琚伟相信运维市场仍将保持 50%的增长率。Dynatrace 将继续加大投入, 特别是对人才方面的投入。
琚伟认为,未来人工智能和芯片技术将成为中国两个最大的风口。借助于优秀的人才,以及以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大数据的良好基础,AI 将会走在其他国家前面。但未来最大的瓶颈是芯片,而芯片与实现 AI 的这些芯片的制造核心都不掌握手中。